佳士得在线 >行业资讯

佳士得在线 2019-12-24 18:25:38

  复制品无论从原料仿真还是工艺精细方面,惟妙惟肖,形同神似,绝属现代工艺的上品。

  凡是来登泰山的人,没有不逛岱庙的,到岱庙必然要观瞻泰山“镇山三宝”:沉香狮子、温凉玉圭、黄瓷釉葫芦。但是,为了有效保护国家文物,真品是要“秘密”收藏的,供人们观瞻的大都是复制品。三宝中的沉香狮子和温凉玉圭就是当年我带领有关人员复制的,温凉玉圭上的“乾隆年制”还是我临写的。

  当年,我担任泰安市第一工艺美术工业公司雕刻部主任,1981年春节刚过,所在单位接受了上级一个任务——为保护“国宝”原件,组织文物复制小组,复制号称泰山“镇山三宝”的“一级文物”:温凉玉圭和沉香狮子。

  因为这两尊文物级别高,必须在绝对保证文物安全的前提下进行。复制组由我负责和史玉琳(现已故)、王宝岚两位工艺师组成。泰山文管部门受上级委托,则由当时的领导翟所淦、吉爱琴二位牵头主管监制。因要接触文物真品,为了安全起见,复制场所就设在当时尚未对外开放的岱庙东御座这处古老的独立小院里。工作期间,院里就我们几个人,出入都必须锁住大门,基本上处于半封闭状态。

  那年春天,我们先开始复制“沉香狮子”。经过制模、配料、和色、灌注、细修等工艺流程,史玉琳、王宝岚两位工艺师不久即复制完毕,后经文管部门领导、文博专家及有关人员验收,外观与真品无二,完全合格。

  随后,进入了复制“温凉玉圭”的前期工作。因为用料要求从视觉和手感上逼真、完整,所以选料费了一番周折。那时的交通条件不及现在发达,南下北上、西跑东颠,复制组人员马不停蹄跑了近半年时间。凡是知道而且能亲眼目睹、亲手感觉的石料都寻了个遍,最后还是选定山东掖县滑石中的精品——冻石,现称“莱州玉”。因为莱州玉的石纹石花和通透程度,从外观看,与玉圭最逼近,而且手感柔绵润滑如真。选定料材后,当年秋还是由我带领史、王两位工艺师进行解磨雕凿,精细加工。上半部分是日月星及江海崖浪的图案浮雕,线条简捷明快,易于入手,便决定由长于线描的王宝岚操刀直接雕刻;下半部年号则由史玉琳雕刻。

  然而,为了保护“温凉玉圭”的表面质地,不允许拓片取样。所以,对其楷书年号“乾隆年制”的书写事宜,虽寥寥四个字,仍是费了很大周折。由于我自幼就练习书法,当时虽然年轻,但在当地的书法界已小有名气,是书法界的活跃分子。在辗转遴选石材的时间空档里,我邀约了当地几位有名望的老书法家临写。记忆里有朱复戡、吴延文、孟庆甲(三位已故)。起初我没有动笔,一则年轻资历不厚,再就是身为复制小组负责人,恐有借机争誉之嫌。“温凉玉圭”的“乾隆年制”是清代的“馆阁体”,但几位老书法家多是从秦汉入手的,还有一位是“指书”,虽然有的也曾临过唐帖及以后的墨迹,但不是秦汉遗味太浓,就是楷味不足,最终还是因书风承传不同,所临字体无论是从笔法结构,还是神气上都与原书差异太大,依然没有遴选出合适的作品来。后来,泰山文管部门、美术公司领导和复制小组共同研究决定让我来临写试试。可能是我一直在接触复制工作,对“温凉玉圭”的字体有了“先”意,或是在雕刻部的业务中接触临摹的字体比较多,而能直接反写“蝇头小楷”的缘故,临池挥毫,一气呵成。待作品悬于“温凉玉圭”上方,对照原书,大家一致认为我写的“乾隆年制”形神皆似,犹如原拓。于是,由工于碑刻的工艺师史玉琳操刀阴刻,“温凉玉圭”复制品便在1981年秋末新鲜出炉。玉圭复制成功后,无论在用料、雕刻工艺、还是年号书写、圭体外观上,都可以假乱真。

  玉圭虽分上下两截,但体密如一。为复制如真,经文管部门批准,进行拆解探明合体机关。谁知,却意外发现了鲜为人知的“温凉”真秘——原本认为温凉玉圭之所以“温凉”,是因为上下两段的材质不同造成的。其实不然,“温”的一段在中间合缝的切面中部有一个深深的圆洞,专塞点燃后的纸捻所用。这才是温凉玉圭“温凉”的真因——不经复制,焉能得知!

  复制后的“温凉玉圭和沉香狮子”,陈列于岱庙东御座东展室,供人们观赏。复制品无论从原料仿真还是工艺精细方面,惟妙惟肖,形同神似,绝属现代工艺的上品,起到了与“真品”一样的观瞻和宣传泰山文化的作用,同时也成为保护国家文物不可替代的工艺珍品。

分享到: